知道分子

《知道分子》是王朔的一本书。午睡前用来催眠,断断续续算是读完了,可能午睡前的精神松弛,所以,读书更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最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读书(并非上学)并不是一件好事,或者说,读书是一件极具冒险的事。王朔心里跟明镜一样,同时他会说出来,他知道自己说什么,也知道谁在听,只是他不会管是否适宜,如果说什么时候最适宜,我想应该是我想表达的时候。所以,王朔配读书。

自由、平等这些词语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不自由、不平等。我甚至想,这些词语并不是由自由人士发明的,而只是统治者用来麻痹民众的一种措辞。陶渊明也许就是上了统治者的当,美好的背后,愚蠢之极。恶如果会扮演善的角色,那善又是什么?历史书中,不管是官方还是野史,都无法准确系统的把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讲清楚,尤其是站在统治者的角度。

性爱的过程短暂而充满目的性。可能受到此启发,有人发明了诸如激情、澎湃这样的字眼。肾上腺素的分泌或者生物碱的注射,只会给人带来短暂的快感,它也许是创造的源泉,却也会让人陷入一种短暂的无理智状态。一切看似不合理亦或伟大的事件,基本都由此发生。

与之相反,我更喜欢一种看似死气沉沉的态度。如果冠之以词,应该叫坚持,忍耐、耗;当然还有的人把它叫丧,我不知道是否准确。冯仑说,伟大是小鸡炖蘑菇,熬出来的。因为你的情绪很多时候只会干扰你,而谁也看不清楚,坚持下去会收获什么。而大部分情况下,坚持下去绝对会有所收获,因为坚韧不拔的品质与人的本性是相反的,去的人,自然就少。

文字的表达能力是有限的,但它确是我们内心世界构成的主要途径。所以,读书要小心翼翼,要通过书读懂书本身表达的意思和作者真正表达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