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传》摘录

第一章 绪论

天下只有平庸之人既不会挨骂,也不会得到赞誉。如果全天下都在骂一个人,那么他就可以称得上是超乎寻常的奸雄;如果全天下都在赞美一个人,那么他则可以称得上是超乎寻常的豪杰。尽管这些说话的人,差不多都是些平常人,有见识有才干的几乎一个也找不到,那么让平常人评论超乎寻常的人,难道是一件可信的事?所以誉满天下的人,未必不是媚俗趋时的伪君子;谤满天下的人,未必不是伟人。俗话说:盖棺定论。我却发现有些人死了几十年几百年,还没有一个确定的评价。说好的还在说好,说坏的还在说坏,让后世写书的人无所适从。比如说,有的人被千万人赞扬,但诋毁他的人也不下千万;夸他的人把他捧到极致,骂他的人也把他贬到极致;他今日所受到的诋毁恰好可以抵消从前得到的赞誉,他所得到的赞誉也恰好补偿了从前所受到的诋毁。像这样的一个人,该怎么评价呢?答案是他是个非凡的人。这个人是非常的奸雄还是非常的豪杰先不说,单是他处的位置与层次,就不是普通庸人的眼光所能达到的,也不是普通庸人的嘴所能随口胡说的。只有理解我这话的意思的人,才可以看我这本《李鸿章传》。

李鸿章不清楚民众的实质,不通晓世界发展趋势,不懂得政治的本源,在十九世纪这个竞争进化的时代,还尝试着小修小补的改良,贪图一时偏安;不想着扩充国民实力,把中国建设成为威名远播的富强国家,却仅仅学习西方的皮毛。取水忘记寻找源头,便安于现状,更靠着一点小聪明,想要和世界上的著名大政治家相抗衡,出让大的利益,却去争夺一些蝇头小利。如果不是他鞠躬尽瘁,怎么能弥补得了这些问题?孟子曾说:“在尊长面前不知避讳地大吃猛喝,却还讲求不要用牙齿咬断干肉,这就叫做不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这话说得很有道理。李鸿章晚年所遭遇的桩桩失败,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第二章 李鸿章所处的历史位置

原来权臣数量和实权的消长,是和专制政体的进化程度成比例的,而中国专制政治的发达,有两大重要原因:一是由于传统思想的影响,二是因为杰出君主的努力。

第六章 洋务运动时期的李鸿章

李鸿章因为洋务,被全天下的穷酸读书人唾骂;他也因为洋务,被全天下的功利之徒吹捧。我之所以一方面推崇他,一方面责备他,一方面替他惋惜,也是因为洋务。说李鸿章不懂得什么叫洋务,在我看来,中国这些搞洋务的,恐怕没有比得上他的;说李鸿章真懂得洋务,那为什么别的国家靠搞洋务兴盛,而我们国家搞洋务却衰弱?我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李鸿章只懂得洋务,却不懂得国家事务,以为洋人办的事务,就是洋务。

对这些洋务进行统计,基本不出两样:一是军事方面的,如购船、购械、造船、造械、筑炮台、修缮船坞等;二是商业,如铁路、招商局、织布局、电报局、开平煤矿、漠河金矿等。其中虽然有一些开办学堂、派学生去外国留学等事情,但都是为了服务军事方面,要么就是培养翻译以便于与外国人交涉。李鸿章所认识到的西洋人的长处,大概就是这些而已。

李鸿章失败的原因,一半是因为有人在扯后腿,他自己也要负另一半的责任。他的责任里,有一半是用人不当,另一半是自己在见识上出了问题。

我可以用一句话下一个确定的结论:李鸿章实在是不懂得国家事务的人。他不知道国家是什么东西,不知道国家和政府之间有什么关系,不知道政府与人民所拥有权力的范围,不知道大臣应当尽的责任。他对于西方国家富强的真正原因,完全没有认识,认为我们中国的风俗、传统、政治制度,没有一样不比外国优秀,比不上的只有枪、炮、船、铁路、机器,我只要把这些都学来,洋务的事情就可以结束了。这也是近日全国上下研究时务的人所倡导的论调,而李鸿章实际上是这一派人物里已有三十年资历的老前辈了。就像无盐学西施的笑容,寿陵人邯郸学步,只能越学越丑,最终一无所得。这是必然的。

第十二章 结论

不学无术,不敢破格,这是他的短处;不避劳苦,不畏谤言,这是他的长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