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的冲动

先来几条假设。

首先,任何事物都有保持自身完整性的欲望和冲动。比如切割一棵树需要力,说明树有保持其完整性的欲望,以此推广,不论是植物,动物,有自我意识,还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事物,都有一种最为原始的欲望,即维持自己的生存状态。我们还可以将其推广到非物质的环境中,一种情绪,一种世行的风俗,一种道德,也都有维持其存在的欲望。正如你虽然已经忘记为何而生气,却一直无法摆脱生气的情绪一样;也正如一种风俗已经完全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却被没有任何道理的保存。所以,任何存在都有维持自身存在的欲望和冲动。

其次,若世界万物是树形发展的,由少到多的,就像细胞的繁殖,由一到二,由二到四。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用回溯的眼光来看,一切都来自于一种简单的、纯粹的、本质的存在。就像从一个点开始,膨胀和繁殖。而且相信,这个最为本质的存在也有一种保持其完整性的原始欲望。同时,这一点欲望在世界形成的过程中,被赋予到了一切的身上,包括我们人类自己。如果,我们把这个点当作是哲学探讨里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即世界万物的本质,那么,我们每个人都附带上了这种本质属性。哲学家的这种最为原始的存在冲动,迫使他们去追求最初的、本源的东西。

所以,哲学家思考的来源并非“求知冲动”,而是一种最为原始的本质冲动在发挥着作用,这种冲动没有理性、没有道德、也没有任何理由。

而基于此的哲学,都是哲学家对自己生存环境本身的考察和解释,他不需要说服任何人,而仅仅只需要让自己信服。尼采说,哲学家之所以好去解释周遭环境,根本原因还是基于特殊个体希望生存下去的生物冲动。

其实,包括哲学在内,所有的学科任务都是如何合理化自己的生存环境以让自己得以生存下去。不论是理性的科学、宗教、艺术,都在寻找自己让人信服的解释理由,人们根据自己的冲动做出相应的选择,而这冲动已经经过了本能的筛选。这也是为什么尼采批判理性的科学主义以及基督教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在一个最为原始、全面的视角下,查看人类的生存状态。所以,尼采在《查》的最开头说:献给所有人而不是某个人。

冲动是不可解释的,整个世界是混沌的,也许理性只是在混沌里开辟出的有限的庄园,虽然理性不断拓宽着它的边界,但庄园的外面是一望无际的。我想,当守卫理性庄园边界的那些人看到一望无际的未知时,就像我们看到深邃宇宙时,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无根感油然而生,渺小的生命竟如此难以安置。

尼采的解决方案是当超人,不是上天入地的超人,而是可以将自己所有原始冲动发挥出来的人。这样没有克制的人,精神上纵欲过度的人,会失去载体,而陷入对混沌的虚无对抗中,最后油尽灯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