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

太阳顺着山脊,慢慢向下挪动,就像是水中一条停止摆尾的鱼。参照物的消失,让人们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余晖是浅红色的橘,暗粉的灰,铺满了长安的街道,那高高低低的石板上反射出深深浅浅的光晕,若不是人流和狗吠,这方世界便给人造成了逃出时间象限的错觉。时光并非在流逝,而是随着余晖的消失无限叠加,直到黑暗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