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尼采

什么是生活
如何生活才会让自己觉得不负此生
不论我们对这个世界有多么失望
不论我们对自己有多么失望
唯一没有抛弃我们的还是生活
相对于我们是农耕民族的后代
我更相信我们是洞穴文化的直接继承人
也许躲避危险藏身洞穴的那几十个人
组成了我们最原始的基因库
那些壮烈的,迎接猛兽攻击的人
也许都死去了
于是我们发展出另外一种文化
这里没有上帝,也没有绝对的理性
而只有集体,血缘,你和我
老子的哲学是逃跑哲学
事实上,他出函谷关就是一种逃跑
他很智慧,但他一点也不真诚
他的恐惧来自于他没有集体
而自己也无法发展出一种上帝信仰
所以,他的生存哲学便是求弱
恐惧会压抑想象力
集体会拉低理性
我们需要一种来自集体却高于集体的哲学
一种乐观的哲学
来冲淡对世界的恐惧
来照顾我们生存的害怕
在苦难中寻找救世主
是一种生物本能
而一旦放弃对苦难的感受
便无法释放人性深处的光辉
不陷于绝望便无法体会希望的可贵
当恐惧大于事实的绝望时
所有生物都会变成鸵鸟
不去面对
就像躲避山洞的始祖一样
求得生存
但失去了对真实世界的感受能力
这就构成了生活的基调
我们的生活来源于人
又指向了人
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寻求一种坨鸟式的安慰
基于恐惧产生的处世态度是什么?
是秩序
是被需要的乐观
因为当所有人着眼于你我时
彼此便是自己的救世主
可谁又敢寄希望于连自己都信不过的东西呢?
于是便产生了较量
基于获得优越感的较量
一种表明团结式的涣散
什么可以介入其中呢?
唯有悲剧
唯有苦难
由此而来的哲学便是
置之死地而后生
是春风吹又生
这才是生活的开始
从一开始
这种以人为镜的生活方式就是一种逃避
一种不知所措的无奈
生活如果是一种习得
学什么就至关重要
你的词汇
即你的命运
如果一开始我们就克服了这样的恐惧
是不是会出现另外一种强者哲学呢?
生活是什么
生活是一个个片段
生活是一件件具体的事务
没有什么过去,现在,将来
这些在上帝眼中
只不过是一个瞬间
而我们要在这些瞬间里
明白自己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