俳句

  • 用一个字来概括四大名著:势。

  • 现代人出门办事提着公文包,水浒里的人出门办事提着朴刀。水浒的办事哲学是杀人,武艺高强的人被逼无奈,只能用杀人解决冲突。

  • 水浒讲的是一群不懂政治的盖世英雄的悲剧故事。

  • 置之死地而后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 我们总喜欢走弯道。

  • 只有这么生和那么生可以构成对立,生死不能。

  • 赌誓的人急功近利。

  • 爱情是一场误会的人事。误会往往是对的,但人事往往是错的。

  • 我愿做爱情里的慈善家。

  • 接受了肉体,便是接受了一种局限。

  • 用灵魂去约束肉体,用肉体去解放灵魂。

  • 你无法真正拥有什么,包括你自己。

  • 空间是不具备共享性的:你无法在同一位置重叠放置两个物体,这是车祸发生,也是房价上涨的原因。时间却具有共享性,每个人每天都平等享有相同的时间长度。空间是时间上的这种不对等性,是发生冲突和焦虑的根源。

  • 肺为气海。

  • 过了某个年龄后,我们生活中也许就不会出现任何新鲜的人,新鲜的事:一切全都在曾经发生,往后不过是不断的重复和复习。

  • 文化断层的起因不是杀人,而是教育。

  • 我对生命形成的态度 : 虚位以待。

  • 你是树枝间透出的暖阳,你是微风吹起的涟漪,你是街头路口下的霓虹,你是我的山河故里,你是我的新情旧梦,你是我的早阳晚饭,你是我的起伏呼吸,你是我的冷暖苦乐,你是我的天涯归宿,你是我的星辰海洋,你是我的克星宿敌,你是我不变的永恒,你是我生命的向往,你将我打开,你将我紧紧包裹,有了你,我即使是食草动物,也具有面对世界的勇气,而你是我的军旗战鼓。

  • 自由是难能可贵的东西。马克思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我把它拆解开来,就是你在现世的人事关系和精神世界的牵挂,这两种关系支配着你的行为活动和爱恨情仇,用以塞满人生的轨迹,我把自由定义为这两样联结断开后的状态,即现世的无所事事和精神世界的无牵无挂,这就是绝对的自由。很多人喜欢用自律即是自由这句话来表达一种暂时舒心的状态,其实这里含义是先花时间在不满意的人事关系和不喜欢的情感上,做好事情,以换取自己满意的人事关系和精神世界的愉悦,这种愉悦来自于自我的成就感或与他人相处的幸福感,即这里的自律和自由均来自于你的关系联结,只是感受不同。
    所以,有绝对的自由吗?也许你可以有现世的自由,即免除人事关系,但一个人很难断绝精神世界的牵挂和留恋,绝对的自由是很难达到的,它被困在人事关系里的人认为是无所事事,困在感情世界里的人认为是绝情冷血。我觉得这就是自由的代价,既然如此,自由是如何被发明出来的呢?
    我认为人可以获取短暂的绝对自由,在现世的方式是性,在精神世界的方式是爱。
    性是现世的上界,性被发明出来的本意是延续,弗洛伊德认为这是人一切社会活动的本源,既然结束后延续的任务完成,在短暂的时间里是不会安排情感的,所以会达到一种自由的状态。
    爱是人类精神世界的最高纲领,爱是不求回报的自愿付出,伟大的爱尤其如此,只是人们在社会活动中弱化了爱的能量,而处于一种起伏状态。我始终认为纯粹的爱是精神世界的销毁和寂灭,不掺杂任何单一的联结,是人类想象的发源地。
    这两条线穿梭在我们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汇合而成便是自由。

  • 理性的世界里金碧辉煌,厅堂里站着大声喧哗的人,打着不同的旗号招摇过市,却都经不起拷问。贫瘠的土壤里种着感性的种子,透漏着最初原始的意识,意识起源不是水,不是气,而是一滴纯度至高的酒,浸泡着感性的种子,世界期待破土发芽,种子却早已发酵。很多问题并不是没有答案,而是发言人问错了,听众也跟着听错了,怀疑论者洗澡的时候会考虑要不要去捡掉到地上的肥皂,哲学家故意烧掉了问题,以至于答案看上去大体一致。选择性逃避的后果是没完没了的逃避,若是上帝存在,上帝不会带来福,也不会带来祸,天才上帝给你的脑袋里种下了意念,你自以为一切理所应该,对对立面置之不理,以此产生了一切顺理成章的事,大家闷着,努力勤奋或者卑鄙横行,更高一点的慈悲之心,绝望一点的百姓刍狗。这样,我想起了酒,想起了醉,酒醒以后,却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我找到了问题,可是,我始终找不到答案,这样的问题没发言人,更无听众。我曾看见过天使,天使说,恶魔下地狱的时候把翅膀留给了天使,得以成全天使和世人,世人愚昧,画了像。

  • 那奔跑在草原的豹子不是我,因为我没有那么强的求生欲和体魄,让我面对豹子的生存境况,我肯定是淘汰者,最后被秃鹰吃掉的腐肉。所以,是物种类别保护了我,允许了我的好吃懒做,爱晒太阳和思考。我们物种的敌意不像豹子和角马,与生俱来,天天守株待兔般猎杀,你绝对不会猎杀你的老板,你的老板也不应该感谢你,我们甚至会对自己讨厌的人笑脸相迎,就是装孙子,伪装是我们这个物种必须学会的技能,甚至有人把它写成了准则,传了几千年。我其实很愿意做一头角马,吃的少,跑起来能听见风的声音,即使迁徙的时候会承担被豹子扑倒的风险,但队伍的数量保证了物种不会被灭掉,个体毁灭是任何物种都必须承担的,这也即是成为任何个体的前提。你总要扮演一种角色,就像豹子和角马一样,不论是吃掉还是被吃,都只是一场默契的配合。

  • 火树银花的理想,骨肉分明的现实。

  • 如何爱自己:可以原谅自己,可以接受自己,这意味着当有人嫌弃/训斥/远离你的时候,你要懂得如何保护自己,首先保证自己不会因此而受到心理伤害,然后,让自己接受自己的缺点。

  • 对立面:有坚韧不拔的品质,无耐受煎熬的身体;有鸿鹄志,也有敏感心,无法拒绝感受带来的影响;懂逻辑思维,无天地胸怀;想成大事,无九死一生的坚持到底。故而,一事无成。

  • 要让灵魂得到升华,必须有一个可以跋山涉水,追求真理的身体。有时候要将身体和灵魂分开来看。用灵魂去约束肉体,用肉体去解放灵魂。

  • 自由是一种假象,一种逃脱规律生活的措辞。

  • 经验等于顽固与落伍。

  • 真正的成功是自己发自内心深处对自己的会心一笑,真的失败便是自我否定。

  • 过去并不会真正的过去,它依然在现在扮演着角色,甚至说,过去越久的,才是影响我们越深的。当有人和你说,过去无法改变的时候,你不要轻易相信,智者会把过去,现在和未来同等看待。